他们的权利有人帮他们守护

2018-01-14 10:24

在畅通凉山与俱乐部之间的路径之后,则可以按照监护人的意愿并参考孩子们的真实想法,让监护人和孩子们一道进行选择,究竟是让孩子们在完成义务教育的同时继续学习格斗,还是安心学业,抑或做出其他更合适孩子的抉择。即便俱乐部将来发生问题与意外,监护人和政府部门也能成为孩子们最后的依仗。如此方能让孩子们在无后顾之忧的前提下,拥抱一个丰富多彩的未来。

那么,我们能否换一种思路,让他们留在俱乐部继续原有生活呢?这似乎是该起事件最简单的解决思路,但答案仍然是否定的。且不论法律明确规定孩子们应当享受义务教育,我们只设问两个问题,答案自然明了。如果俱乐部不善待孩子,谁来进行监管?如果俱乐部因经营不善而无法存续,而这些孩子们又失去了舆论保护的光环,又有谁来保障他们的未来?

不得不说,职能部门将孩子们接回凉山,这看似履行了法定职责,但不得不说,这不仅没有让孩子们以及旁观者看到孩子们的未来,更让孩子们产生对未来忧虑,也让旁观者对孩子们的将来更感担忧

格斗孤儿事件甫出,舆论场就引爆两极化的激烈争论。一边认为,让孩子从事带有暴力性质的格斗训练与比赛,不仅不利于他们身心健康,更违反义务教育法,而让他们从事商业活动更使得俱乐部的初衷备受质疑。而另一边则认为,俱乐部收养没人教养的孤儿,教给他们一技之长,本是善举,这是他们摆脱贫困,赢得人生几乎唯一的机会。

7月网络上流传的一段格斗孤儿的视频,视频中介绍,两个失去双亲的凉山孩子被成都一家恩波格斗俱乐部收养,平时练习综合格斗,还偶尔参加商业演出。该起视频让这群孩子被卷入到舆论的风暴之中,也引起有关部门关注。8月16日,这些来自大凉山的彝族少年,全部被带走。现场被强迫按手印的阿杰,哭成泪人。无奈的现场工作人员问:你们征求娃娃的意愿了么?你们征求娃娃的意愿了么?没人回答。

当孩子有了法律上的监护人,这就意味着,他们的权利有人帮他们守护,有人为他们的未来兜底。与此同时,在我国法律体系中还存在青少年体校等多项制度,可以在制度上实现让孩子们在学习格斗的同时接受义务教育。如果俱乐部依然有意愿为孩子们提供帮助,则可以申请在政府部门的帮助下,参照体校的标准进行变革。

事实上,无论站在何种立场上,讨论者的初衷都在于期盼孩子们能够获得一个有希望的未来。目前,职能部门在舆论的压力下,将孩子们接回了凉山。我们不禁要问,孩子们真的回家了吗?到底哪里才是他们的家?如果凉山那个他们来自的地方,是他们的家,那么他们回家时,为何哭得如此撕心裂肺;如果成都这个教他们技能的地方,是他们的家,那么职能部门为何要将他们和家分离呢?

首先,职能部门应当妥善解决孩子们的监护权问题。实际上,这些孩子们并非都是孤儿,即便没有父母,也存在爷爷奶奶、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亲友等法定潜在监护人。这就需要相关部门考察这些潜在监护人是否愿意、是否有能力担任监护人。有合适监护人的,则应当将孩子的监护权指定给他们。如果没有,则可以选择统一由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。

深入想来,职能部门将孩子们带来凉山的确是在实质上解决问题、实现两全之法的必要第一步,孩子们回到凉山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和俱乐部失去了关联,更不意味着他们就因此失去了未来,关键要看职能部门接下来的几步怎么走。

资讯排行

 

推荐阅读